1. <tr id="iymis"></tr>
    中國學術雜志網

    談文人畫哲學智慧和筆墨意趣

     論文欄目:哲學理論學論文     更新時間:2018/10/15 11:45:48   

    [內容摘要]文人畫中的哲學意味是文人畫家所重視的一部分,它能夠傳達文人藝術家的情感,這種筆墨哲學意味要通過筆墨的形式展現出來,以達到表達文人畫家情感的目的。因此,對文人畫家的哲學智慧和筆墨意趣進行討論,可以進一步理解文人畫。

    [關鍵詞文人畫;和諧;筆墨;審美價值

    一、文人畫淵源與中國哲學精神

    文人畫作為中國繪畫中的一個分支,對它所蘊含哲學和筆墨意趣的討論不絕于耳,是抽象的、寫實的還是寫意的?這并不是問題的關鍵。不管怎樣,它還是順應時代而生,隨時代而發展,并成為中國畫的一個畫科并被畫界所接受。因此,當今有更多的學者對它進行關注。沿著歷史進行溯源,文人士大夫畫家最早出現在東漢,但是這些畫家只是偶弄筆墨,因為當時大量的繪畫工作任務還是由畫匠和職業畫工承擔。六朝時期是一個轉折時期,文人士大夫改變了對繪畫的認識,閑暇之余,樂于從事書畫活動。他們把從事書畫作為德才兼備之道,官僚權貴則附庸風雅,以鑒賞、收藏書畫為能事。至唐代,王維隱居藍田,創潑墨山水,亦有高人雅士孫逸作《高逸圖》。至兩宋蘇軾、米芾等人癡情書畫,以詩詞書畫為樂。元明清諸家,文人喜好書畫而成社會之風流,但是他們在寄情于書畫的同時,沒有忘記中國文化之本,他們把中國哲學智慧融合于這種有形的靜態藝術之中,表達個人的品性和心情,從而使哲學和藝術達到一種完美的結合。隨著社會文化藝術的發展,三大哲學體系都有了它們自身的追求。其中,儒家思想以“中庸”為特征。“何為中庸?中者,至中至正,不偏不倚;庸者,常也,中和可常行之道.無過不及,無奇無異,至平于常,至適至當,謂之‘中庸’。”①中庸思想對文人畫的創作影響很大,特別是在具象與抽象的形象處理上,取其中的抽象意味。道家思想“道法自然”為特征。“孔德之容,惟道是從。道之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”②莊子講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時有明法而不議”③,老莊這種崇尚“淡、素、拙、實”的美也是在表現一種抽象。佛家思想以“空境”為特征。青原惟信禪師說:“老僧三十年前參禪時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;及至后來親見知識,有個人處,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;而今得個體歇處,依然是見山只是山,見水只是水。”這是禪宗經歷的三種境界,在參禪悟道中,山中有我,我中有山,水中有我,我中有水,這種境界就構成了人與自然的合一精神。因此,文人畫中體現了上述三種精神意味。而后,這種精神意味體現在了文人畫的筆墨當中,文人畫走向了抽象審美的意味。

    二、文人畫的筆墨對于傳統筆墨的批判

    中國畫對筆墨的要求,從筆墨的產生到發展成熟,一直在傳統繪畫中得到延續,并且被一些恪守古法的畫家津津樂道。他們以尚古崇古為榮,不曾有一絲放棄傳統法則的觀念。自從宋代以后,傳統畫壇內出現了較大的分歧,緊接著有些畫家對文人畫的筆墨進行了討論。畫工畫與文人畫最大的區別表現在筆墨上。畫工畫有著自己的一套程式化的方法,也有著專門作畫的職業畫家或畫工來進行藝術創作。例如,關于線描總結出了“十八描”:蘭葉描、琴弦描、鐵線描等。關于筆法分勾、勒、皴、擦等。用筆的方法又分中鋒用筆、側鋒用筆、順鋒用筆、逆鋒用筆等;皴法有斧劈皴、卷云皴、解索皴等;勾法有雙勾、粗勾、細勾等。文人畫家不受世俗的影響,把一些時下流行的筆法格調表現在個人的畫面當中,而是呈現出自娛自樂的境象。文人畫在用筆用墨上的特點具有含蓄蘊藉、淡雅天真、清新自然的品位。這種風格很明顯區別于畫工或畫匠之筆,與院體畫風有明顯的區別。院體的畫風是趨于當政者的政治訴求,畫工或畫匠所從事的工作只是依附于上層,與個人的思想沒有太大的關系。而文人畫的畫風是滿足于個人內心的訴求,不是為迎合統治者的需要,而是一種自娛自樂的行為。它們兩者的分歧主要表現在以上所講的筆墨上。由此可以看出,文人畫的筆墨是對東漢以來的筆墨傳統的變革。首先,它不再遵從先前的筆墨法則或拘束于某家某法,而是從個人的內心的實感出發,描寫心中的境象,不是遵從其他人的意旨。比如,黃休復在《益州名畫錄》中寫道:觀畫人不知繪畫的畫理。“大凡觀畫而神會者鮮矣,不過視其形似。其或洞達氣韻,超出端倪,用筆精致不謂之工,傅采炳縟不謂之麗,觀乎象而忘象,意先自然,始可品繪工于彀中,揖畫圣于方外。有造物者思,唯是得之。”④其次,文人畫的筆墨的變革表現在,不是對筆墨的重復,而是使筆墨更加自由化和精神化。因此,文人畫剛出現時并沒有受到關注,而是把它立在畫格之外,認為它不值得提倡。但是從唐代起,文人畫的發展沒有頹廢的態勢,而是發展更加快速,并且參與的人數也在有增無減,同時也引來了許多文人著書立傳大加贊賞文人畫。這帶來的不僅是文人畫的發展,也使得筆墨技巧上的發展更為迅速。最后,文人畫能取得這樣的地位,與時代的發展和當世人們的審美時尚是分不開的。人們對于這種淡雅的筆墨追求,以此來表達心中的氣息,漸漸地與畫工畫并行發展是一種趨勢,而不是中國畫的頹廢。

    三、文人畫中的哲學智慧與筆墨意趣

    中國文人畫的發展壯大是與中國傳統文化哲學精神分不開的。中國傳統哲學為中國畫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。據南朝劉勰在《文心雕龍•原道》中講:“夫玄黃色雜,方圓體分,日月疊壁,以垂麗天之象;山川煥綺,以鋪理地之形;此蓋道之文也。……為五行之秀,實天地之心,心生而言立,言立而文明,自然之道也。”這里面的“文以載道”的精神同樣可以運用在中國繪畫之中,形成畫以載道的精神本位,從而讓中國哲學逐漸滲透到中國繪畫中。最早將士人生活和畫融在一起的應是魏晉時期宗炳的《畫山水序》所載:圣人含道應物,賢者澄懷味象。至于山水,質有而靈趣,是以軒轅、堯、孔、廣成、大隗、許由、孤竹之流,必有崆峒、具茨、藐姑、箕、首、大蒙之有焉。夫圣人以神法道,而賢者通;山水以形媚道,而仁者樂。在孔子的《論語•八佾》中也談到繪畫作品關于用色的問題,比如,“夏問曰:‘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為絢兮’”;在莊子《莊子•外物》中也有:“荃者所以在魚,得魚而忘荃;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;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吾安得夫妄言之人而與之言哉!”在《周易•系辭下》論象中講:“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,仰則觀象于天,俯則觀法于地,觀鳥獸之文,與地之宜,近取諸身,遠取諸物,于是始作八卦,以通神明之德,以類萬物之情。”諸如此類,這里面談到繪畫的境界問題,也有畫家談論使畫面怎樣做到恰到好處的問題。不管怎樣,這種對繪畫的整體與局部、內容與形式、遠與近、虛與實等對比關系的哲學思考都有助于繪畫的發展。中國文人繪畫發展的意義表現在:首先,哲學中的對比思辨方法被融入文人繪畫。文人繪畫對于中國畫來說是一次繪畫的革新,它不僅依靠中國傳統繪畫中的表意的精神特質,而且要把中國的哲學對比的思辨方式融入繪畫,從而賦予繪畫新的韻味。其次,哲學中的暗語成分增加,促使中國文人畫有了一種表意的程式化傾向。比如老子說“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”,莊子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時有明法而不議”中國畫中“計白當黑”“得意忘象”“素以為絢”之說。再者,中國哲學強調人與自然的整體和諧,在中國文人畫中也有諸多反映。中國文人畫家經常會創作一些有關這方面的畫作。比如,在徐渭的畫作中時常可以看到,在他的《墨葡萄圖》中,其不僅僅是對葡萄的描繪,從畫面上的提跋以及筆墨的特點來分析,就不難發現徐渭的精神狀態和他所持的人生觀。中國畫首先興起的應是佛教人物畫,這是以宗教為題材的繪畫,審美的成分不多。后來山水畫相繼興起,但是它與人物畫最大的不同是,中國山水畫誕生在魏晉這個思想動亂的年代,士人們流連于深山泉壑,傳統的“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”的局面被打破,取而代之的是“無為”“空境”“中庸”的思想,這種思想逐漸地浸染繪畫。如宗炳《畫山水序》中的“澄懷味象”“晗道暎物”。后來在唐代又誕生了花鳥畫,文人也時常參與其中,以物喻人。例如“四君子”即梅、蘭、竹、菊;“歲寒三友”即松、柏、竹等。以上這些畫科文人都有所涉及,但是在創作上文人畫保持個性特點。當然,文人畫最獨到之處是文人畫家對文人畫進行了準確定位。蘇軾在《寶繪堂記》中講:“君子可以寓意于物,而不可留意于物。寓意于物,雖微物足以為樂,雖尤物不足以為病。留意于物,雖微物足以為病,雖尤物不足以為樂”,“凡物之可喜,足以悅人而不足以移人者,莫若書與畫”;元四家中倪瓚認為:“以中每愛余畫竹,余之竹,聊以寫胸中逸氣耳,豈復較其似與非、葉之繁與疏、枝之斜與直哉!”從上述引文可以看出,文人對繪畫的態度是自由的、不考慮社會情感的書寫形式,屬于自娛自樂情態中的自我滿足感。黃休復在《益州名畫錄•品目》中,他是這樣定義逸品的:“畫之逸格,最難其儔。拙規矩與方圓,鄙精研與彩繪,筆簡形具,得知自然,莫可楷模,出于意表,故目之曰逸格爾。”這里的遠離規矩方圓,鄙視精心研習為彩繪,用筆簡約形態完備,得于自然,無法效法,出乎于象外的描繪對文人畫來說是一種精神的提倡,但終極的反映卻是在筆墨表現上。在黃休復的畫論當中把這種筆墨定義成“逸品”是一種中國文化思維的反映,而不是單一繪畫中的表現的描述。這對文人畫的發展來說至關重要。學界也把黃休復定義的逸品稱作是明確提出文人畫屬“逸品”風格的首創者。但是文人畫不滿足于此,而是繼續向前發展,以至挑戰傳統的中國繪畫思維方式,把有關哲學思維融入文人繪畫之中,形成一種新的意境、層次和品位的繪畫樣式。元四家中倪瓚提出作畫“聊以寫胸中逸氣爾”把繪畫當作生活中的一種調味品而不是關乎藝術接受者的情感。這樣做對于藝術家自身來說,不是一種普適的藝術追求,它只能給自身帶來精神上的愉悅,但是它在悄然改變繪畫的境界層次和距離。林散之在與別人談書法中說:“古人千言萬語,不外‘筆墨’二字。能從筆墨上有心得,則書畫思過半矣”,他強調的點歸咎到一起還是在筆墨上。因此,筆墨是連接文人哲學智慧與文人畫的一座橋梁。結語文人畫是在中國文化哲學中逐漸成熟和發展起來的,它兼收并蓄,容納中國傳統文化之精華,又伴隨著歷史的浸潤,逐漸形成獨有的風格面貌。至唐代以來,文人畫在形式上也幾經演變。如今,國畫家仍然重視文人畫的創作。然而文人畫不是一種蓄意的表達,它是文人在玩轉筆墨的一瞬間形成,而不是一種蓄意或是帶有某種意圖的表現。因此,只有從中國傳統文化源流中進行溯源,尋求文人畫之氣味,才能理解真正的文人畫,而不是單一的對其外在的藝術形式進行精心地描摹。

    作者:牛洲泰 單位: 喀什大學

    學術網收錄7500余種,種類遍及
    時政、文學、生活、娛樂、教育、學術等
   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。

    哲學理論學論文
    @2008-2012 學術網
   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經營許可證
    主機備案:200812150017
    值班電話
    0825-6697555
    0825-6698000

    夜間值班
    400-888-7501

    投訴中心
    13378216660
    咨詢電話
    唐老師:13982502101
    涂老師:18782589406
    文老師:15882538696
    孫老師:15982560046
    何老師:15828985996
    江老師:15228695391
    易老師:15228695316
    其它老師...
    咨詢QQ
    89937509
    89937310
    89903980
    89937302
    89937305
    89937307
    89937308
    業務
    綜合介紹
    在線投稿
    支付方式
    常見問題
    會員評價
    官網授權
    經營許可
    關于我們
    網站簡介
    版權聲明
    友情鏈接
    人員招聘
    聯系我們
    七星彩精准专家预测

    1. <tr id="iymis"></tr>

      1. <tr id="iymis"></tr>